AG视讯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3 23:43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底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吴军豹也表达了心中的“愧疚”,“我对因原学校事件造成‘豫章书院’四字受牵连心中愧疚。”他还坦承自己办学“失败”,“欲速不达,忽视了差异化,学校应该倒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豫章书院专修学校被停止办学之前,其关押学生的做法就引起了争议。校长任伟强对此并未否认,他接受媒体采访时,曾将关押学生称之为“森田疗法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此前报道,艺人仝卓在直播时自曝曾在高考期间“通过手段”将自己的往届生身份改为应届生身份,被质疑涉高考舞弊。5月29日,教育部发布通报称,将对此事追查到底。当晚仝卓也发布道歉信向公众认错,并请求中央戏剧学院撤销其学籍学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专家对吴军豹所说的“森田疗法”,并不认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道,当地时间2日晚间,以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为口号的抗议活动在巴黎举行,数百名示威者聚集在最高法院门前举行集会。由于法国政府禁止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举行大型集会,所以该活动没有得到批准,属于非法集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律师夏楠曾接受一些学员的委托,向南昌警方出具《刑事控告法律意见书》。他认为,除了非法拘禁,吴军豹等人还涉嫌触犯虐待被监护、看护人罪。夏楠还认为,吴军豹、任伟强等人以“书院”掩盖非法目的,纠集无业人员为“教官”打手,有“涉黑”之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名学员被“龙鞭”惩罚后的受伤情形。 “豫章书院”学员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6月3日,澎湃新闻记者从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了解到,上述5名被告人均被以非法拘禁罪起诉,此案已于今年4月底开庭审理,目前没有宣判。6月2日,法国巴黎街头聚集抗议者(图源:路透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贝贝称,关押7天后,被放出“小黑屋”。此后三个月,他按“教官”的要求参加劳动,经历过戒尺、“龙鞭”的殴打和多种体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吴军豹还告诉澎湃新闻,他希望“从此隐姓埋名,修心下半生”。